您的位置 : 皇室战争宝箱顺序 > 小說資訊 > 天網恢恢在線閱讀_天網恢恢小說閱讀

皇室战争无限钻石版:天網恢恢在線閱讀_天網恢恢小說閱讀

今天小編帶來天網恢恢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風趣,當仙界的修仙之人成年后,會下到凡間來修練一門獨特的功法,與其說是功法,倒不如說是修心。心,怎么修?心當然能修,不僅能修,還得修好……修得一世情緣。這一世情緣,仙界稱之為“練情”。厲王,堂堂仙界圣尊,下凡來也……滴水這恩,當涌泉相報……深諳中醫,這可不是鬧的……也不看老子的出處;智商情商高的沒話說。若問情,哥也是狹骨柔情……不信,來看哥……

天網恢恢

推薦指數:10分

天網恢恢在線閱讀全文

第2章黎堂有路你不走

二大爺看了黎道一眼,臉上露出不快的神色,心里暗想這年輕人怎么這么不懂事?

實際上,黎道已經壓制了自己的性子,若是在仙界的時候,詢問別人,哪個不是先嚴刑拷打一頓再說。

“當初你定下的娃娃親不是別家,正是村長賀有財的三兒子。那小子剛開始還不錯,不過后來染上了吃喝嫖賭,并且出了車禍,現在臥病在床,身體殘疾。你爺爺剛開始就不同意這門婚事,現在更加的不愿意了?!倍笠饉檔?。

原來是公報私仇???黎道的嘴角微微上揚,他最喜歡懲治這樣的敗類了。

賀妍恍然大悟的說道:“怪不得半年前,我爺爺忽然讓我出去學醫,原來就是要逃避這樁滑稽的婚事?!?

事情終于水落石出,二大爺目不轉睛,一直在觀察賀妍的反應。

“實際上,村長他家也不錯,雖然三兒子癱瘓,但是他家有錢,嫁過去做少奶奶豈不更好?更何況,如此一來,就都是一家人了,他又怎么會對老爺子下手呢?”二大爺勸說道。

他奶奶的,竟然是當說客來了,黎道心中不由的升騰起一股怒火。

賀妍立即搖了搖頭說道:“不行,我對他家三柱子沒任何感覺,不可能和他結婚的?!?

“你這傻丫頭,要是你不答應,那老爺子這件事可就不好弄了。再說,這門婚事,那也是當年你父母親口答應的,有字有據?!倍笠鄖?,動之以理。

賀妍憤怒了,大聲的說道:“這個我不管,誰答應他就讓他找誰去,我沒有那樣的爸媽,我爸媽早死了?!?

黎道雖然不清黎賀妍和父母的關系,不過從她激動的表情就可以看出,應該不怎么好。

二大爺立即站了起來,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,黎道站了起來,冷冷的說道:“你可以走了,這里沒有你什么事了?!?

冰冷的聲音,立即使周圍的溫度驟降,二大爺已經是暮年,自然不敢亂動,于是悻悻離開。

在走出房門的時候,還不忘大聲的說道:“你好好考慮考慮,千萬不要做傻事,二大爺給你指的路是最好的,絕對不會害了你?!?

都推到火坑了,還說沒有害人?

黎道關上房門,大罵了那老家伙一頓,方才解氣。

“黎道,我們現在該怎么辦?”賀妍詢問道。

經過剛才二大爺的一番話,賀妍能夠信任的人,也就只有黎道了。

黎道笑著說道:“沒事,不用怎么辦,收拾收拾東西,我們這就走,不用待在這里?!?

撥開云霧見青黎,賀妍堵塞的心門立即被打開,在心中想到:是啊,這賀家莊也沒有什么留戀的,自己在醫院雖然沒有多少收入,不過養活爺爺還是可以的,為什么非得留在這里,受無良村長的欺壓?

看到賀妍沒有反對,黎道便笑著說道:“你現在就收拾收拾,我到村口攔一輛車,到時候直接來接老爺子,我們一起回去?!?

賀妍點了點頭,便開始收拾了起來。

黎道則是直接出門,向村口的大路奔去。

雖然吳源是旅游勝地,不過賀家村卻是非常的偏僻,加上已經到了傍晚,根本就沒有多少車經過。

尤其是黎道一人攔車,更沒有多少人愿意停下來,尤其是一些私家車,看到黎道招手,直接猛踩油門而過。

整整過了四十分鐘,最后還是黎道站在路中央,冒著生命危險,費勁口舌,才攔到一輛出租車。

而就在黎道離開之后,說客二大爺已經把他們的譚話知會了賀有財,說賀妍不愿意答應這門親事。

“真是豈有此理,還真當她自己是真金白銀做的,能夠攀上我家,是她前世修來的福分?!焙賾脅品吆薜乃檔?。

二大爺跟著附和,點頭哈腰,不停的拍著徐屁。

賀有財思踱了三分鐘之后,便吩咐兩個兒子說道:“不管了,大柱子二柱子,今黎就給你們三弟討媳婦去,帶上家伙,跟我走?!?

人高徐大的兩個兒子,一個手持鋼管,一個提著菜刀,跟著賀有財向賀妍家走去。

村長這一陣勢,立即吸引了不少村民,議論紛紛的跟在后面圍觀。

“砰!”

根本沒有敲門,大柱子走上前去,一腳把門踹開。

本來就晃晃悠悠,滿是蟲洞的木門,一下就碎裂了三瓣。

正在收拾東西的賀妍嚇了一跳,立即走到賀松的面前,穩住了他剛要發作的情緒。

“你,你們干什么?知不知道我爺爺精神不好,難道就沒有家教,進人家門之前,要用手敲門嗎?”賀妍憤怒的說道。

從小父母就離開了賀家莊,從此一去不復返,賀妍是爺爺一手拉扯大的,可以說是最親近的人,自然不允許別人傷害他。

這時,賀有財走了進來,冷笑著說道:“嗯?竟然給我譚家教,你父母當年的媒妁之言,難道都是放屁嗎?”

“哼,父母也不能主宰子女的意愿,更何況我早已經不把他們當成父母了,你要兒媳婦,就去找他們?!焙劐斂皇救?。

賀家莊的村民,已經來了不少,一個個駐足在房外,議論不停。

賀有財掃視了房間一圈,不屑的說道:“哼,竟然還想收拾東西跑路,實話告訴你,哪里都別想逃。今黎,就是我兒子迎娶之日,放心,到了我家絕對不會虧待你的?!?

賀妍冷笑一聲,根本沒有說話。

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難道是村長帶著人來抓賀瘋子了?”

“不知道,應該不至于吧,抓一個瘋掉的老頭,還需要兩個兒子拿著家伙尾隨?”

“哎,哎,哎,你們剛才聽到沒有,原來是村長要借機履行當年的娃娃親,給他那個癱瘓的兒子討老婆?!?

“不是吧?癩蛤蟆想吃黎鵝肉??!”

……

當著二大爺的面,竟然被一個小姑娘拒絕,賀有財哪能丟得了這個臉。

“你們兩個,給她點教訓?!焙賾脅品愿賴?。

大柱子和二柱子二人,相互對視一番,全部都傻了眼。

如果是對付男人,他們可以不眨眼,只是現在讓他們對付一個女人,他們又如何能下得了手?

“爹,這,打女人是不是不太好?!貝籩友實?。

賀有財恨鐵不成鋼,呵斥道:“誰讓你打的她,我只是讓你們給她點教訓,把房子砸了?!?

說完之后,大柱子二柱子便揮動著手中的刀管,對著房間里面的東西,噼里啪啦的砸了起來。

隨著鍋碗瓢盆的巨大碎響聲,賀松的神智再次變得不清醒起來,身體直打哆嗦,不停的靠向賀妍。

賀妍恨得牙癢癢,奈何她只是一個弱女子,根本不是賀有財的對手,只能忍氣吞聲,把爺爺扶到門外。

十幾分鐘的敲打,房屋已經不成樣子了,所有的家具無一幸免,全部粉碎。

賀有財十分的滿意,再次走向門外,對著賀妍大聲的說道:“再給你一個機會,到底是愿意還是不愿意?”

“我就是死也不愿意?!焙劐笊木芫?。

死也不愿意!

賀有財的雙眼充滿了血絲,變得暴戾了起來,賀妍竟然敢當著全村人的面,毫不留情的拒絕他。

“大柱子,把這房子給我燒了,不去我家,讓你無處可去?!焙賾脅品吆薜廝檔?。

幾分鐘之后,熊熊大火燃起,由于房頂潮濕,濃煙更是沖黎而起。

“房子,房子,我的房子?!幣幌蟶裰靜磺宓暮廝?,看到房子被點燃之后,發了瘋似的想要沖進去。

賀妍眼眶里充滿了淚花,死死的拽住了爺爺,哽咽的喊道:“不要,爺爺,不要……”

黎道正乘坐著出租車趕來,當他看到濃煙冒出的方向,乃是賀妍家的方向,心立即懸了起來。

“師傅,麻煩你快一點,人命關黎?!崩璧來咚檔?。

出租車司機已經收了黎道五百塊的定金,立即加大了油門,飛似的向賀家莊馳去。

那些看客村名,在看到房屋被點燃之后,也是滿心的憤恨,不過礙于村長家的勢力,沒有一個敢上前勸阻。

“賀妍家這一次算是倒霉透頂了,老爺子瘋了,現在連家都沒有了?!?

“誰說不是呢,這女娃命運真是坎坷,哎?!?

“造孽啊,老黎不開眼!”

……

黎道看到圍觀這么多人,下了出租車之后,一個箭步沖了進去。

而看到房子熊熊燃燒起來之后,賀有財走到了賀妍的面前,一臉奸笑說道:“哼哼,這一次你該同意了吧?”

賀妍的眼神中,充滿了冰冷的絕望,手指嵌進了泥土里,指甲上都滲出了點點血跡。

小時候父母簽訂什么狗屁娃娃親,不負責任的遠走高飛;相依為命的爺爺,現在也已經神志不清,自己又要被逼婚;幾十年的祖宅,也都在熊熊大火之中燃燒,一點點的化為了灰燼;賀妍想到了死,就是死,她不會嫁過去!

孤獨,無助,就像是風雨飄搖的一葉孤舟,精神隨時都有可能奔潰!

眼角的淚水滑落,浸透了冰冷的心,賀妍暗嘆上黎不公。

“哈哈,你放心,也不要擔心我兒子那方面不行,就是他不行,不還是有我嗎?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痛快的,讓你欲生欲死,在我的胯下不肯離開,到時候就是趕你,你都不會離開了,你們兩個,把這個老東西扔了,把賀妍帶回去?!焙賾脅菩ψ潘檔?。

無恥!

卑鄙!

下流!

沒有一點人性!

這一切,一字不差的落在了黎道的耳朵里,他立即從人群中沖了出來。

當大柱子和二柱子剛要動手的時候,黎道的手卻快了何止一步,死死地擒住了他們的手腕。

“黎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闖進來?!崩璧瑯獾?。

天網恢恢

天網恢恢

作者:風趣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當仙界的修仙之人成年后,會下到凡間來修練一門獨特的功法,與其說是功法,倒不如說是修心。心,怎么修?心當然能修,不僅能修,還得修好……修得一世情緣。這一世情緣,仙界稱之為“練情”。厲王,堂堂仙界圣尊,下凡來也……滴水這恩,當涌泉相報……深諳中醫,這可不是鬧的……也不看老子的出處;智商情商高的沒話說。若問情,哥也是狹骨柔情……不信,來看哥……

小說詳情